现场直播香港赛马视频现场直播
德佑中文小说网
发布日期:2019-10-28 14:59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 次 

  楚怀谦和白忆篱两人相携离开,并不知道白芷香所说的那番话,可就算知道了那又怎么样呢?白忆篱会怕吗?当然不会。白忆篱这个人平时看上去懒懒散散,笑意盈盈的模样,可是你要是触到了她的逆鳞,你会连自己怎么挂的都不知道。白忆篱就像一只慵懒的黑豹,平时收起爪子,乖巧可爱得像只小黑猫,但是生气时就像一只浑身透露出危险信息的黑豹。

  白忆篱原本想在马车上好好睡上一觉,谁知道会有阳阳这么一出狗血的认亲事件,使得白忆篱没办法在车内好好补眠。走出前院,阳光舒适地照着两人,在阳光如此温暖的催眠下,白忆篱的眼睛很自觉的眯了起来,楚怀谦注意到身旁人儿的情况,只是笑了笑,随即将白忆篱抱起,“睡吧!”瞌睡虫正严重活动着的白忆篱,乖巧地点了点头。不愿再去烦恼那些现在不重要的事。

  看着安静睡觉的白忆篱,楚怀谦不由地暗自懊恼,怎么办,忆篱以前的住处在哪儿呢?算了算,那边有个亭子去那里吧!

  于是楚怀谦抱着白忆篱坐到亭子里,窝在舒适的怀抱里晒着暖暖的太阳,白忆篱睡得很安心,很恬静。楚怀谦对于白忆篱睡觉时的模样根本没有免疫力,痴痴看着近在眼前的睡颜,舍不得移开一眼。

  悄悄尾随的白庭看到楚怀谦和白忆篱这般恩爱,心中对白忆篱的憎恨,更增了一分。该死的贱丫头,你不该得到三王爷这般的宠爱,不该,不配啊!白忆篱你不过是我手中的一颗棋子,棋子怎么可以爬到主人的头上呢?绝对不行,绝对不行。我一定要毁了你这颗不听话地棋子。眼中迸发的怒火染红了白庭的眼睛,双手握得咯咯直响。www.13242d.com

  “香儿,还是你有办法,”黄雀在后的刘艳梅和白芷香看到白庭对白忆篱掩饰不了的恨意,忍不住得意地笑了。“我看你爹这样,最近肯定会对那个小贱人出手,我们就安心地坐享其成吧!哈哈!”

  白芷香挑了挑柳眉,“娘,这算什么,女儿以后可是要成为人中之凤的,这点事都办不好,以后怎么办!”

  刘艳梅得意地笑着,“是啊!是啊!我刘艳梅的女儿一定是人中之凤,这点事不算什么,不算什么。哈哈!”

  本网站为非盈利性站点,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。